【荒天】月夜星河(18)

我流老夫老妻荒天,狗子大概是装了魅妖。

可以接受的话↓

仲夏之夜,就连吹过的风都带着草木那独有的气息。大天狗随意的坐在廊下,难得的没有穿着平日里那件总是被他整齐穿戴的狩衣。夏日的夜晚实在是太过闷热,因此尽管是被尊为神明的大天狗,此刻也只是松垮的罩了件浴衣,持着团扇享受着这竂里难得的清闲时光。

不过这份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鞋子踏上木质回廊发出嗒嗒的响动一下一下的落入大天狗的耳中。他晃了晃头,试图将这恼人的声音从头脑中驱散开来,可惜无果,那脚步声的主人仍是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于是大天狗也放弃了挣扎,只是侧着身子斜倚在近旁的廊柱上,一双狭长的眼睨视着月色掩映之下泛着点点微光的回廊彼端。

直到银色的发丝与青蓝的面庞从黑暗中浮现,他才又以手支着身子坐的直了。随意的将视线从来人的身上一扫而过,大天狗复又把目光投向近前。

月光不知何时从头顶洒下,落在脚边的一小汪水洼之中,盈盈的映出荒川之主几丝面容。大天狗就这样沉默着望着那泛着涟漪的水面,也不只是过了多久,他才又摇了摇手中印着祭字的团扇。

少年般的清冷声音划破夜空,大天狗回过头来,浅金色的发丝随风飘摇,他抬起眼对上荒川的,而后开口道

『不知在这炎炎夏夜,荒川大人深夜来访所为何事』

『并无何要事』

男人如此说到。

彼时有风吹过,裹挟着潮湿的水汽掠过两人身侧,将夏日里浓的化不开的炎热都消散了去,大天狗闻言眨了眨眼而后沉默着又转回身去,羽翼掀起微小气流惹得悬挂于房梁上的风铃叮当作响。

他就这样静静敛着眉地听着这细碎的响动,而后探过身,从近旁的顺着屋檐垂挂的枝条上折下两片叶子。

以指尖将那轻而薄的叶片按上唇畔,下一秒悠扬的乐音便顺着大天狗纤长的指尖倾泻而出,像是要与这洒了遍地的清辉相互交融般的,丝丝缕缕的溢散在夜色之中。

一时间唯余叶笛悠悠作响。

荒川也止了声的静静侧过身去,一双钴蓝的眸子望向夜空,悠悠然的嘴角噙着捉摸不透的笑。

直到风再次从他们之间流过,带起草木沙沙作响,伴着蝉鸣与夜莺的啼叫,荒川才又是将视线从那轮明月之上收了回来。指尖微微发力,白娟的扇子便展了开来,只手拢着扇柄随着风的走向轻轻摇动,他复又开口道

『只是想来看看汝罢了』

于是大天狗就停止了吹奏。他将那两片叶子随意的置于身侧,而后抬起手拢了拢被风吹乱的散落的碎发。只是他甫一抬手,松散而又有些过于宽大的衣袖就顺着他的小臂滑落下来,垮垮的堆叠在手肘,随着大天狗的动作肆意摆动。

常年被手甲包覆着的肌肤看起来异常白皙,在月光的映照之下泛着点点微光,大天狗指尖拢着将鬓边的几缕碎发收于耳后,而后薄唇轻启,眸光掠过草尖露水

『有何可看』

他如此回到,唇边挂着似有若无的笑,又尽数落入荒川眼里,在那平静如水的眸中激起层层涟漪。他看到大天狗探出手去触那草叶,看那小小的水滴受了重的顺着那人纤细的指尖滑落,再丝丝缕缕汇集起来。

于是荒川也无声的勾起唇角,手中的折扇随着他的动作缓缓收拢,发出啪嗒一声惊起草间的几只飞虫。

而后他脚下微动,眸中含着笑意的向着大天狗在的方向俯下身去

『来看大天狗大人眸底是否有星辰闪烁』

『可吾之瞳眸并非夜空』大天狗眼睛眨也不眨的回他,而后歪过头堪堪抵着廊上的柱,一侧的发垂落下来恰好遮了他半边面颊。然后过了好一会儿,直到他视线一角里映入荒川唇边那几乎掩饰不住的笑,才又继续说道

『又何来星辰一说。』

说罢他转过身来,于是生长着巨大的漆黑羽翼的背就贴上了他刚刚倚靠着的地方。荒川的脸近在咫尺,在稍稍抬起头就能触碰到鼻尖的距离之下,大天狗甚至可以看到在那双水色的眸子当中,微微的晃动着的自己的面影。

这可真是——他想着,胸口没来由的沉重起来,就连呼吸都像是沾染了露水一般变得湿润而绵长。木屐轻巧的悬在他的足尖,随着大天狗每一个细小的动作而前后摇晃,又在不经意间落入脚边的草丛惊起一片流萤。于是在这片漫天萤火之中,他望见荒川朝着自己迫近了来,蓝色的游鱼伴随着点点幽光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降临到他面前,大天狗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然后,预料之外的一个带着潮湿水汽而又轻柔的吻就落在了他轻轻颤动着的,宛如是蝴蝶羽翼般的睫毛之上。

这便是预示着开始的讯号了。

嘀嘀嘀

留言找我玩嘛哭唧唧(´∩`。)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