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回去了

摸个段子,写手游戏he的第四题(大概。)

私设现代pa
荒天同居中,狗子是酒吞酒吧的驻唱

ooc属于我 他们超可爱

他看他一言不发的裹紧外衣,在混杂着激烈的言语争吵声中将门板摔了个震天响而后背对着自己夺门而出。

这不好,仍是坐于屋内的男人如此想到,他手中的香烟还没掐灭,于是丝丝缕缕的烟雾便从燃着的地方升起,而后弥漫了他的整个视线。

火星在他指间闪烁,男人偏过头长叹了口气,他拿过吵架时被不知是谁甩落地上的手机,指尖轻轻划过屏幕却又被迅速按灭。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直到手机因着接收到几条短信而发出一连串的响动男人才再度睁开眼,手机屏幕上的发件人显示着的是酒吞童子。

无非又是些调侃罢了,男人皱了皱眉如此想到,他将屏幕切到联系人的界面,又轻车熟路的滑上大天狗的名字。

你现在在哪儿?他在短信输入界面如此写到,然后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我去接你回来。

不要。

几乎是与此同时的对方的回复传达过来,两个字,想都不用想的意料之中的答案。于是他叹口气,将只剩个烟头的香烟按灭,又随手抓了两块对方喜欢的点心丢进口袋。

而此刻被唤做大天狗的男人正赌气般的坐在酒吞的酒吧里,今天是他的休息日,于是那不算太小的酒吧就也落了个清闲。

正适合他上演些个借酒消愁的戏码。

才怪。大天狗想着,他有些愤愤的将手机摔在柔软的沙发上,在心底里埋怨着荒川的不解风情。

他早在踏出门的那一刻便开始后悔,然而天生的傲慢心性却又容不得他半点的向人低头。他们本就是这样,心照不宣却又针锋相对。

本就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他想,然后开始就着酒吞塞给他的橙汁去查秒针转过的圈数,抱怨着荒川为何还不来寻他。

他看着客人来来往往,耳边门扇开开合合,口中不成调的旋律混杂着杯中冰块碰撞的声音哼唱而出,又在眼角映入来人那熟悉身影时戛然而止。

算我请你。他听见身后柜台内传来酒吞的意味深长的话语,不予理会。他站起身走向门边,路过那人身旁时将手伸进口袋摸出糖果。

去结账,他说道,然后朝着男人结实的小腿踹了一脚。

顺便把钥匙给我

他望着男人因吃痛而皱着眉的脸心情愉悦的一笑,

我该回去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