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天】Trespass/非法入侵1(ABO)

·内含少许血/腥暴/力情节
·荒川可能有些粗/暴
·可能是个长篇
·酒吞和荒川是朋友设定
·谨慎食用

那并不是个能够称得上多么美妙的相遇。
按照酒吞童子的话来说,血腥,暴力,以及一切充斥着不合理的词语用来形容当时的状况似乎都并不为过。

他们凭着直觉在夜色中奔逃,不假思索的拐进身旁七扭八歪的小巷,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夜晚的寒气混杂着血与汗的味道吹得人头脑发昏。

荒川,他听见身边的男人压低了嗓子如此唤他。衣角被扯紧,金属碰撞的声音由远及近的敲打着鼓膜,他点了点头表示意会,在前方的路口堪堪止了步,籍由着月光打量起周围的情况。

没什么太特殊的,被称作荒川的男人如此想到,他们此刻正处于城市的边缘,脚边尽是些随着时间腐朽了的残砖败瓦,不用刻意去做些什么,只要随便动一动就可以发出足够让人感到头痛的声响。

于是他又望向酒吞,站在他身边的那个红发男人,此刻他正举着手中的瓶子饮尽残余其中的最后一滴酒。

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情喝酒,不愧是酒吞童子大人。他说到,而后者只是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将已经空了的酒瓶放到一旁。

我只是觉得万一死掉的话这酒未免太浪费了,男人嗤笑一声,他从蹲坐着的地方站起身来,又随手拍了拍早已被尘土与血污侵染的裤子。不过本大爷可没打算死在这种地方,他又说道,然后咧起嘴角对着同伴扯出一个野兽捕食般的笑。

走吧,荒川。他说着,将丢在地上的外衣拾起来在腰上松垮的打了个结,我可不希望在那里迎接着我们的是哪个难缠的敌人。

空着的酒瓶被踢倒,沿着凹凸起伏的地面滚落向某个漆黑的角落。他们一齐转过身来,踏着月光下被映射出的自己那歪歪斜斜的影子一路前行,就像是追随着白兔的爱丽丝般的寻往声音的源头。

Trespass/非法入侵      文/蓝芷

荒川和酒吞赶到的时候大天狗刚好在解决最后一个前来挑衅的人。从巷口滚至脚边的空酒瓶被金属球棒不着痕迹的挑起,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而后准确无误的砸上对方的额头。

血浆伴随着玻璃碎片四散开来,大天狗侧着身子正准备躲过去,裤脚却被不知哪个还残存着一口气的家伙死命拽住。他不耐烦的啧了下舌,抬起脚重重的踏上那人手腕。指骨碎裂的声音伴随着对方临终前不顾一切的求饶在耳边响起。他有些鄙夷的瞥了那人一眼,而后向后轻巧的一跳,金属球棒就随着他的动作在地上拖出长长的痕迹。

他望见那人惊恐的表情,也看见自己白色外套上浸渍的鲜血。手中握着的球棒有些弯折,也许是刚刚的争斗中撞到了哪里。不过这都并不重要,他想,他站起身来,那球棒的顶端就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永别。大天狗这样小声嘀咕着,他向后转了个身,球棒就从他的身侧被向后甩出发出砸中物体的钝响。终于结束了,他想着,然后胡乱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手。

他在原地迎着月光抬起头。

至此,大天狗才终于看到了停驻于巷口的那两个人的身影。

狂妄、高傲且不可一世,这大抵是大天狗给荒川留下的初次印象。他看着少年单薄的身子在夜色中伴随着死亡起舞,看他沾满血污的白衣与毫无悲悯的眼神,也看到他转身之间隐藏在帽兜阴影之下那浅金色的发。

就像是在这漆黑世界中仅存的一点光,他如此想到,但随即又为自己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感到可笑。将视线重新投向前方,然而还不待荒川开口,那少年便向着这边走来。

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

大天狗向来不喜欢与棘手的事物扯上关系,当然这并不代表着麻烦就不会找上他。他早在第一眼就明白了面前这两人的难缠程度,若是放在平日,他兴许还会礼貌的打个招呼,可是现在,他只想尽快逃离这里。

大天狗的分化期来的比常人要晚,这也是为什么他经常被人找茬约架。在早已被遗忘这片土地之上,活着是唯有强者才能享有的权利,而弱者,或是在争斗中死去,或是乖乖的躲进家中,重复着日复一日被当做生育机器的无聊生活直到老去。

想到这里他浑身窜上一股恶寒,心脏不规律的跳动起来,他单手扶着墙,装作镇定的从那两人身边经过,却又在转过拐角视野中空无一人之时拔腿狂奔。视野变得混沌,但是与之相对的嗅觉却变得异常灵敏,世界旋转起来,从上到下由内而外的颠覆着大天狗的认知,呼吸开始急促,信息素的气味混杂着交织涌入脑海,将他仅存的思绪搅成一团乱麻。

分化了,他想,真是糟糕透了。

上车请刷卡

迟来的国庆中秋节快乐呀!

评论(2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