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天】吹笛子的大天狗

*安徒生童话设定
*具体参考海的女儿
* ooc ooc ooc
*私设如山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在遥远的不知名的海面上,有那么一处海岛。这海岛不是很大,可上面却生长着各种奇异的花草与树木,每当有风吹过,它们那些柔软的树的枝子就摇动起来。一切的一切在这里都像极了活着的事物,它们随着海浪起舞,又配合着太阳的起落改变着自己的姿态。这确实是好看的,可比这如同海底下蚌壳里那亮闪闪的珍珠般的景色还要美丽的,就要数那些个有着华丽羽翼在天空中飞翔着的海妖们了。
        而他们之中,那个顶小的要算是最美丽的了。他的皮肤又白又嫩,像沾了露水的花瓣,他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像波光粼粼的海水。他的头发是金色的,睫毛又细又长,而且,和其他的海妖一样,他也有一对威风凛凛的羽翼与一幅动人的歌喉。
        不过他从来不唱歌,即使他的歌声可以使花朵盛开,天空为之放晴。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的声音不好听,就像他的哥哥酒吞童子喜欢喝酒一样,他,大天狗,只是更喜欢吹笛子而已。
        他从不在晴朗的日子里走上海岸,大天狗不喜欢人类,尽管他的兄弟姐妹们总是以蛊惑人心为乐趣。
        但是这一天不一样,今天是大天狗的生日。他从自己的住所走出来,海岛上总是礁石遍布的,可喜的是他可以飞翔。于是他抖抖翅膀,那些在阳光下闪着光的羽毛,就随着他的动作舒展开来。
        他找了个空地坐下来,那儿是块很平坦的石板,也许是常年经由海浪的冲刷才成为了现在的这副模样。不过大天狗不在意,他只是随意的坐下,然后从腰间拿出他的笛子。
        那是如何动听的一首曲子,像是山涧清丽的溪泉,又像是鸟儿动人的啼啭。“这真的是很难可以用语言来形容的一种美,”他听到有男人的声音传来,大天狗将笛子重新收回怀里,他张开翅膀,就像所有的海妖都会做的一样,用来威吓敌人。
        只可惜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没什么用。“真有趣,”那个男人如此说道。他穿着剪裁得体的衣服,银色的头发全都梳向脑后,那模样看起来倒很像是酒吞前几天随口提起过的在这海上行商的商人。
         他们就这么互相对视了一会儿,其间有风吹过,夹杂着些许草木的清香。大天狗转过头来,他想走了,他一向对人类提不起兴趣。可男人却不这么想,他走过来在大天狗身边坐下,模仿着他的动作将腿搭在悬崖边上。
        “明明是海妖却不唱歌吗,”他听到男人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在那嘀咕着。这看起来真像个傻瓜,大天狗想,他不动声色的往旁边移了移,但马上一只温暖的大手就落在了他的头上。“啊难不成是哑的,真可怜真可怜——”
        “不是。”大天狗说道,他白了男人一眼,像是在诉说着自己的不耐烦。可惜对方并没什么反应,反而是那只放在他头上的手又动了动。
        “那可以唱给我听吗,”男人边揉乱他金色的发丝边如此问道。“不能,”大天狗回他,他甩开那只在他头顶作乱的手,又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我该回去了,他想,然后他展开双翼。
        “那我可以每天来这里听你吹笛子吗,”临走的瞬间他听到男人的声音,混杂在风里,像是夏日午后慵懒的阳光,很舒服,大天狗在心底如此想到。他没拒绝,但也没回应。他只是背对着男人站在那里,在树木的沙沙作响声与海浪的波涛声中静静地吹奏了一曲。
        “我叫荒川,”临走时他听见男人对他喊到,他在空中回头去看,就对上那人蓝色的眼睛,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湖水。
        真糟糕,他想,不小心溺水了。
        荒川是一名商人,和其他做这行的人一样,他总是忙碌的。但在不用出海的闲暇日子里,他就会带上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跑来找大天狗。大天狗喜欢天空,于是荒川就给他讲在那遥远且寒冷的地方洒了漫天的极光;他想要了解这片海洋之外的世界,荒川就给他描述城市里那些建造的高高大大的楼房。他在听着那些不可思议的事物时眼睛里闪着的是亮晶晶的光,可是大天狗自己不知道。每当这个时候荒川就会在悄悄地叹一口气,他望着大天狗的侧脸,在心底里暗自想道,这可比极光好看多啦。
        时间总是一晃而逝的,转眼间便已然到了冬季。荒川这天罕见的傍晚才过来,他手里拿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大天狗打开来看,是一个水晶球。
         “我让别人教我做的。”荒川说,他笑起来,锋利的眉眼变得像月牙儿一般好看。“我想让你看看,”他又说,于是大天狗就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去看。“这是山川,这是湖泊,这里是城镇,然后,”他顿了顿,抬起眼去瞧大天狗的反应,后者正一脸认真的看的入神。于是他就牵过对方的手,指尖一挑一落点亮一片绚烂的光,“然后是这里,我和你说到过的,极光。”
        “……”大天狗没说话,他眸子清亮如水,眼底却盛着满天星辰。荒川一时间看的入了迷,等到他回过神来,太阳早就西沉着入了海。大天狗的笛声顺着风传来,盒子被他收好放在身侧。“我该回去了。”荒川说道,大天狗没反应,他仍旧是背对着荒川吹着笛子,于是荒川也不再说什么。
        他往回走,走下悬崖,踏上海岸。大天狗依然坐在那,白色的身影在夜空中凝缩成一个小点。“大天狗,”荒川突然朝他喊道,笛声有了一瞬间的停顿,于是他继续说道,“如果有一天我掉进海里,你会不会来救我。”
        说这话时他只是笑着,平静的声音里全是餍足。并不顾大天狗接下来是如何反应,似乎就只是为了传达这样一句话,荒川转过身,脚下踩着柔软的沙土踏上来时的路。任由海风将他的衣服吹的猎猎作响,浪花拍击礁石溅起朵朵白浪。
        “不会。”大天狗说道,他继续吹着笛子,冬天的风总是带着寒意,他打了个冷颤。然后过了会儿,他听见脚步声,旋即一件衣服就披在他身上。大天狗抬头去看,是荒川。“那可真过分。”男人如是说,他语气里满是责怪,可眼神里却藏着止不住的笑意。大天狗被盯得别扭,于是他站起身,趁着荒川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踹了他一脚。
        第二天清早荒川一如既往的出了航。大天狗坐在礁石上看他,阳光正好,他没忍住打了个瞌睡,然后再抬起头来时就和荒川对上了视线。
        天气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生改变的,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毫无头绪,没有缘由,平静的海面起了波澜,荒川的船这时便像是个贝壳般的打着转了。他们还来不及错开目光,于是荒川就对着大天狗安抚性的笑了笑。
        海浪小山般的席卷而来,天空阴沉沉的,这使得大天狗没办法很好的看清荒川此刻的处境。但他的内心充满了不安,于是他就展开双翼向着那只在海中摇摇晃晃的船飞去。他看到站在甲板上的荒川,他银色的发丝像是要被海浪吞噬似的。
        “你看,”他说,在大天狗的双臂将荒川拥在怀中,他们穿过风暴飞向天空的那个时刻,荒川在他耳边笑道,“你还是来救我了。”
        然后下一秒大天狗就黑着脸松开了手。
       
        “有一点轻微的摔伤,”黑发的女性如此说道,她一手放在荒川的头上,另一只手就在纸上不住的写着什么。她叫做八百比丘尼,是这广阔海洋里唯一的巫女,此刻她正在检查荒川的状况,原因是大天狗将他丢到了海里。
        “还有一点发烧,”她继续说道,然后她终于将视线从荒川身上移开。在这期间大天狗一直盯着她,他不懂得什么是发烧,因为海妖们多是健康且活的久的,但是他想这多半不是什么好的症状,因为荒川正双目紧闭着。
        这看起来十分痛苦,大天狗想,而且这都是我的错。他皱着眉,看起来十分认真的思考着了。而这时海面上已经平静了很多,虽然荒川乘坐的那艘船仍旧破破烂烂的漂浮在海上,但万幸的是那里面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
        当然大天狗是不知道这些的,他此刻正忙着想怎样才能治好荒川,让他睁开眼睛呢。于是过了一会儿,大概是太阳从东边升到天空正中间的这么久,他终于说话了。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他望着八百比丘尼,当然,这位不老不死的巫女小姐也同样等待着他的回应,“我想,”大天狗开口了,他的声音比世界上任何的乐曲都还要动听,他说,“能不能用我的声音换取他的生命?”
        “当然可以,”八百比丘尼如此说道,她脸上是高深莫测的微笑,那双好看的眼眸也因此而显得危险起来。但大天狗并不在意,毕竟他并不是那么的喜欢唱歌,而且如果这幅嗓音能够救治荒川的话,那么这失去声音的代价也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但是一个声音突然的传来打断了这个对话,是正躺着的荒川,“这不可以,”他说,尽管他的声音还很虚弱,但这其中却蕴含着坚定的意念。“因为我还没听过你唱歌。”
        “你是笨蛋吗!”大天狗冲他喊起来,他们互不相让,双方都争执着不肯放弃自己的理由。最终他们大打出手,将这个美丽且好看的,被珍珠与贝壳装饰的十分华丽的地方变得十分糟糕。
        “失礼了。”风波过后他们并肩坐在地上,开口的是荒川,他脸上仍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可大天狗却不这么想。他背后的那双翅膀耷拉着,金色的发丝也无精打采的贴在脸上,他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尽了,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没人给他这个机会,荒川紧紧的搂着他,他们两个像是对关系亲密的不能再亲密的伙伴,然后他听到荒川对巫女如此说道,“何不用他这对羽翼作为交换?”
          他想反驳,但无奈的是主动权并不在自己手里。于是他只好低着头去心里面数不清的失落,但这个时候,荒川就牵过他的手,在他的无名指上套上一个银光闪闪的小金属环。大天狗看到这上面刻着他的名字。
        “你也知道的,海妖一旦失去了翅膀就无法在这岛上生活了,”八百比丘尼对他说道,“而且我也需要些力量来修补我的损失,”她说着,目光有意无意的瞟过屋内的一地狼藉。
         大天狗没说话,他扑棱了两下翅膀,眼神却紧紧的盯着手上的物什不愿移动。荒川和八百比丘尼就在这时悄悄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于是巫女又说道,“这样的话您就可以在人类的社会生活,而且——”她故意的拉长了音调,以此来让大天狗将注意力集中起来,“而且这样您就可以和这位荒川大人一起去往世界各地了。”
         好吧,大天狗想,他确实是想去外面的世界了。他想去见那些个他从未见过的新鲜事物,体验他从未经历过的人生。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看了看正坐在身旁的荒川,这样也不坏。
        于是最后的最后,他就随着荒川回到了岸上,海妖们为他祝贺,而荒川的家人也都非常的欢迎他的到来。而且最令人开心的是,这下大天狗就再也不用担心自己歌声中那蛊惑人心的力量了。于是荒川牵过大天狗的手,他们两个坐在床前,月光从窗子里洒落进来。然后他开口问到,
        “现在,我能听你唱歌了吗?”
        “不能。”大天狗面无表情说道,“但是,”他又说着,蓝宝石般的眸子在月色下闪烁着计划得逞的狡黠的光,“只有一曲的话——”

        “可以。”

                                                                             【END】

是临时的脑洞产物!如果有人喜欢的话可能会继续写这个系列!过阵子大概会开辆车_(:_」∠)_

能喜欢的话就好啦
欢迎来找我玩!

评论(1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