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松深夜六十分【一看就知道超时了】 黑手党 盲

    复建产物→也许会很渣

    开头引用了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也许ooc

    以上OK的话↓↓↓

    

    我常常想,如果把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来过,也不失为一种极好的选择。这种方式会使人格外珍视生命的价值。每天都应该以昂扬的姿态、充沛的精力来面对生活。当然,也有人奉行吃喝玩乐的享乐主义信条,但所有人都会受到即将到来的死亡的惩罚。

    在一些打动人心的故事中,即将面临死亡的主人公,通常会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因突降的幸运而获救,这时他的价值观通常会发生改变,他将更加懂得生命的意义。而如果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几天失明、失聪的日子,也不失为一件幸事。黑暗将使他意识到光明的可贵,寂静将告诉她声音的美妙。

    但是,假如有某种奇迹发生,让我能够拥有三天的时间,在这三天中我可以睁开眼睛看见这个世界,然后,再回到无止境的黑暗中去,那么——

我想先揍那个名为松野おそ松的人一顿。

    「チョ——」

    「チョロ松」

    「我说チョロ松!有在听吗!?」

    从便携式耳机中传来的声音将チョロ松的思绪拉回现实,不满的砸了下舌,他将嘴唇凑近别在领口处的无线麦克,抱怨似的开口道「真是抱歉啊这里的爆炸声太大了我有些听不清耶!?」在明确的向对方传达了自己不满的心情后チョロ松调整了下语气复又开口道「于是说,有什么指示吗BOSS——?」

    他的这声BOSS尾音拖得很长,就像是知道耳机对面的那个人纯粹只是无聊得发慌,而他的BOSS,也就是正坐在监控器面前的松野おそ松也并没有辜负他的期待,习惯性的抬起手蹭蹭鼻子,おそ松露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然后笑嘻嘻的回答道「没什么,就是想叫叫看而已」

    「……笨蛋吗你是」对于おそ松意料之内的回答チョロ松已经连吐槽内容都懒得去想,随口发发牢骚后便继续蹲在原地待命。

    没错,松野チョロ松,松野组的第三把交椅,是个天生的弱视患者。本来是如果在小时候及时治疗便可以恢复成正常人的视力水平,可毕竟当时势力弱小,每天都忙于处理事务的松野夫妇将六个孩子保全性命便已是焦头烂额,哪里还有精力去一一看管。

    不过这么多年来也早就习惯了吧,在心里欸了口气,チョロ松又重新集中了精力。

    总觉得从时间上来讲已经差不多了,チョロ松这么想着。虽然无法见证时间的流逝,不过根据周围越来越稀疏的爆破音来推测,トド松设下的机关大概也发动的差不多了,那么,接下来——

    「向前五十米右转然后前进二百米」

    正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从耳机中传来了おそ松传达的指令。

    「人数?」压低声音,尽量不发出响动的チョロ松沿着墙壁向目的地快速移动。「十人,在左手边。」おそ松迅速回道,然后一反常态的立即闭上了嘴。

    「收到。」计算着脚下的步伐,チョロ松从口袋中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烟雾弹,在冲出拐角的一瞬间向着前方笔直的丢去。

    「屁毛燃烧吧混蛋们!」高声的喊叫着将混乱推至顶峰,满意的感受着此起彼伏的叫骂声チョロ松满意的扬起了嘴角。

    十,九,八,七——边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扣动扳机チョロ松边在心中默默的计算着人数,为了防止无法一枪毙命的状况チョロ松的子弹上都涂有高浓度的麻醉剂,最低限度限制人的行动,不过对于チョロ松来说已然足够。

    俯身躲过飞来的子弹而后顺势的一个前滚翻,捡起不知是谁的尸体挡在身前而后又是两枪。

    还有五个。チョロ松想着,他将手中已毫无生机的肉块向前丢去,反过身来对着身后又是一枪。

    「BINGO」チョロ松笑着比了个胜利的手势。耳尖敏锐的捕捉到了因惧怕而微微有些急促的呼吸,在地上摸索到下一个掩体后他向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开了两枪,一发落空。不过也算是有收获吧,追逐着躲闪的脚步,指尖轻轻按动,这样就——「只剩下一个了吧?不过正好,我也只剩下一发子弹了。」

    话语出口后是一片沉寂,チョロ松甚至可以想象到那两个人正用眼神交流着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两个人都活着而最差的情况是存活一人,无论チョロ松是向前还是向后开枪都符合常理,所以无论是他们当中的谁,存活下来的几率都是50%。

    变成了非常棘手又有趣的事态,チョロ松想到,如果是那家伙的话现在一定会开心的笑出声,奇怪,今天怎么——「!」

    就在チョロ松愣神的瞬间枪声响起,身体比起大脑先一步反应,向着枪声传来的一方一个前滚翻而后飞身踢掉对方手中的枪,将对方扯过身前而后向另外一人扣动扳机。

    「我讨厌被人触碰」将手中那人踢倒在地,チョロ松抬脚踩上他的心口,感受着身下那人发出的痛苦的喘息,チョロ松微微一笑,将枪口抵在那人下巴,他面无表情冲那人做了个口型。

    「BANG」

    「刚才那是骗人的哟」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将枪口擦干净,チョロ松等待着おそ松的下一步指示。

    对方久久的没有动静,这让チョロ松的内心不安起来。总是让人烦躁的那个欠揍的呼唤着自己名字的声音突然消失的话却会感到心神不宁,这大概就是孽缘一类的东西吧。摇摇头甩掉那些负面的心情,长吁一口气后,チョロ松将挂在耳边的耳机和微型麦克扯掉,如果没猜错的话——缓缓地沿着墙壁走到紧闭的双扇大门前,チョロ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猛的推开门,手指迅速的扣动扳机然而却并没有任何子弹射出的感觉,在他还来不及思考的瞬间双手便被人压制。

    「哈哈哈看起来没有子弹了呀松野チョロ松先生」

    「……」

    「哈哈哈别这么冷淡嘛松野先生」即便チョロ松并没做任何回应,那男人仍是自顾自的滔滔不绝「我还是很欣赏松野先生您的,虽然失明但身手敏捷,执行任务时失手的次数也寥寥无几——」察觉到チョロ松正抬头望向他的方向,男人嘿嘿一笑「在下的意思是——不如抛弃松野组,像您的几个弟弟一样,跟随在下如何?」

    「虽然这个提议是值得考虑」チョロ松略带思索的开口道,「不过你们这儿待客礼仪是不是差了点?」

    「把要笼络的对象且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盲人绑住再提出条件吗?」

    「您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啊」那人苦笑着说道,然而语气中并未包含半分想要道歉的意味。

    「如你所见的手枪里没有子弹的情况下」チョロ松说着晃了晃自己手中那把银色的手枪,见状,那男子也不好在说什么。

    「这样才对……咕!」双手被解放的瞬间将最后一发子弹射出可不想却被那人避开,来不及躲闪的膝盖感受到疼痛反射性的蜷曲,手中的枪被人强硬的夺走,头顶上方传来被枪指着的感觉,可真正让チョロ松在意的却是那人手中所劫持的人质。

    「诶呀如果不表现的老实一点你那亲爱的松野おそ松兄さん可是要受苦了」发出戏谑般的笑容男子如此说道,耳边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估计只需一声令下自己就会被打成马蜂窝。不过——

    「诶诶把枪放下,你们这么粗鲁吓坏了我重要的商谈对象可怎么办」不理会手下们疑惑的眼神男子继续说着「松野チョロ松先生,我很欣赏您的勇气不过同样的招数用两遍可就是愚蠢了,在我还没想要反悔的时候,」男人顿了顿,收起笑容他冷冷的开口道「那么我再问一次,加入我们如何?」

    「好吧」チョロ松淡然的点点头,他听到男人踩灭烟头的声音,「我想听听我家BOSS怎么说?」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恶趣味」男子哈哈大笑着并撕开封住おそ松的胶条,「你可爱的弟弟兼下属想要听听你最后的嘱托呢」

    「哈…我的brother可不是这样的人啊」おそ松开口道,然后就在他开口的一瞬间,那男人有了一瞬间的动摇。

    「可恶!大意了吗!」过于自负的心理让男人并没有在二楼设置任何跟班,就在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的时候チョロ松朝着自己喊道「抱歉啦」

    「カラ松兄さん!!!」

    在场的所有人都因为这不合时宜的名称看向各个出口,瞄准这个瞬间チョロ松从怀中掏出早已备好的防身手枪——

    「真是抱歉我是那种同种手段会使用三次的笨蛋家伙」

    「什!!?」全身被カラ松用手臂紧紧固定的男人就这样吃了一发子弹,带有烈性麻药的子弹虽不致命但也足以让他好好的睡一觉。

    「你们的头儿现在在我手上,如果不想让他染上红色的话就……」

    「呵!没想到你们这些个毛头小子居然还有两下子,但是也就到此为止了!现今没有枪的你们也不过是几个普通人,松野チョロ松,看好吧,等我抓到你之后,哈哈哈,我要把你兄弟们的眼睛都挖下来给你!然后让你怀着痛苦过完一生!哈哈哈哈!」

    「可恶…唔!」チョロ松正想要抱怨些什么的时候从背后却被人推倒,做好下一秒脸就要着地的准备之后却被拥进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

    「别随随便便就给别人家弟弟安排未来呀东乡!」おそ松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本来已经冲到嘴边的怒吼又被チョロ松生生咽下。

    「混蛋…」他小声的抱怨着然后被おそ松搂得更紧,「抱歉呐チョロ松」他感觉到おそ松在自己耳尖落下蜻蜓点水般的吻然后下一秒他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我劝你不要乱动」他听到おそ松如此说道,不用想也知道那家伙的脸上一定挂着平时那让人火大的表情。へ字型嘴角不自觉的向上翘起而后被おそ松尽数收在眼底。「一松和十四松可是在外面待机中哦」

    「什!!?」他听到男人的大叫和おそ松讥讽的嗤笑「我的弟弟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会倒戈的啊」

    「那么,再见了」他听到おそ松扣动扳机的声音。

    ————————————

    ——————————

    ————————

    ——————

    ————

    ——

    「BANG」

 

    之后的几星期

 

    「我说啊おそ松兄さん」チョロ松左眼带着眼罩坐在病床上,今天是他痊愈出院的日子。

    「嗯什么——」趴在他腿上的おそ松抬起头懒懒的向他开口道「啊好疼!」然后马上就吃了チョロ松一记肘击。

    「把你的头从我腿上拿开」チョロ松将他从自己身上扯下来,然后定定的看着他带着眼罩的右眼,「我说你啊,为什么想要把角膜给我呢」

    「嗯?」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おそ松小小的愣了一下,而后又扑到チョロ松身上。「喂!喂我说你!从我身上下…嗯…去…」

    「别说这么冷淡的话呀チョロ松」将头埋在チョロ松的脖颈处呼吸着他发梢处洗发水的味道,おそ松满意的开口说道「这不是很好嘛」他说「在我的身体之中有着你的一部分,而你也是如此,我们是这世界上仅存的绝无仅有的两人」

    他支起身,用仅剩的那只左右凝视着チョロ松「我们仅为了彼此而活」

    「太自私了吧你这家伙」チョロ松笑着拥住他,然后两人向着柔软的床铺倒下。

    「但是十分美好吧」头部落入枕头的那一瞬间他听到おそ松在他耳边如此说道。

    「大概吧」他喃喃道。从窗外射进的阳光将屋内都踱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时间还早,让我们在这只有两人的世界之中再少许的相拥而眠一会儿吧。

 

 

                                                                                                       【FIN】


我希望你们来勾搭我啊啊啊!高考完好无聊哦_(:зゝ∠)_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