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天】山雨(18)

亭子是八角形的,用绀色的琉璃瓦铺了层层叠叠,碧玉的枝条顺着亭檐垂落而下,又因着午后暖阳的照拂在亭柱上投下几道黛色的暗影。那影子顺着柱身蜿蜒而下,映上几个零散摆放的石凳,又一路铺满整个碎石堆砌而成的石阶。

此刻大天狗就坐在那亭中纳凉。

带着祭字的团扇被随手的别在腰间,大天狗闭着眼,他半倚在这有些褪了色的亭柱之上,拢着羽翼,手持竹笛。几支不成曲的小调自他唇边覆着的笛中传出,又伴着枝子间错落的风声逸散在这静谧的山林之中。

泥土的味道掠过鼻尖,连日来沉闷的空气也隐约染上了些许湿意。风吹起枝叶沙沙作响,将着从天空中飘零的微小雨滴也一并卷落了来。那雨滴是冰凉的,落在指尖上又成了个圆润的水珠,随着大天狗轻巧的动作顺着指缝渗入掌心,最终滑落着隐没在手甲贴合着肌肤的缝隙之中。

他就这样静静地观赏着此番景致,任凭越来越多的雨丝拂过他的发,染湿他平日里总是一尘不染的素色衣衫。半晌,他才像是终于回过神来,唇边绽开一抹轻笑。

将笛子收好放回腰间,大天狗执起团扇向着亭外迈步走去。然后,下个瞬间,就像是说好了般的,雨幕如约而至。

山雨       文/蓝芷

有谁在这山林之间疾行着,透过从这厚重云层投射下来的隐约光线,在这突然降临的瓢泼大雨中勾勒出一个不甚清晰的模糊身影。

荒川此刻正跌跌撞撞的穿行在这片山林当中,他一手扶着沿行的树木,另一只手则去拨开身前那些个遮挡了去路的枝子。粗糙的枝干在他掌心划下细小的血痕,可他却无暇顾及。深色的血迹从腰间漫延开来,在雨水的刷洗下即刻便浸润了整片衣衫。脚下踏着的枯枝落叶发出破碎的响动,又转瞬便被雨声所淹没。

额上沁出的薄汗与雨水混合,划过棱角分明的脸庞后又汇集成一点滴落。荒川咬着牙,几声隐忍的喘息从他紧闭的唇中缓缓呼出。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模糊,泥土与血液的腥气萦绕在鼻腔刺激着神经隐隐作痛。指甲不觉间深深嵌入树干,荒川眯着眼,他拼命的在脑内描绘着记忆中爱宕山的景象,然后在下个瞬间,狂风大作,待到周遭再度恢复平静,视野逐渐变得清明之时,呈现在他面前的,是散落着的漆黑鸦羽与折断的粗壮枝干所开拓铺就的道路。

顺着那通路踏入山洞时雨势仍是没有一丝减小的迹象,将披在身上的早已被树枝刮扯的破破烂烂外袍解下丢在墙边,荒川扶着洞壁缓缓坐下。下一秒,一个同样湿淋淋的身影就穿过洞口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然而就像是事先预料到了似的,荒川仍旧维持着方才坐着的动作,甚至于他连眼皮都没有向着对方所在的方向抬动一下。

一时间只有呼吸声与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回响在此方狭小的空间之中。

率先开口的是大天狗。

"这可真是毫无戒备啊,荒川之主"带着些许笑意他如此说道,足下木屐发出哒哒声响向着荒川所在的方向缓缓的迈着步子,"你就不怕我此刻在这里对你做出些什么?"

"并不,"荒川这时才终于抬起头来看向大天狗,他唇边挂着一丝闲适的笑,似乎身上仍在流血的伤口与对方逐渐逼近的态势根本不值一提一般。将双手从身侧的伤口处移开,他半倚着墙壁向着正缓步走近他身旁的大天狗回道,"咳,若是大天狗大人意欲动手,又何必循着吾的血迹一路来到此地?"

甚至还专门为吾这重伤之人寻得个避雨之处。

当然这话他是没有说的,他好整以暇得望着大天狗,后者则是颇有兴趣的挑了挑眉,"哦?那汝倒说说吾是为何而来。"

"呵,"荒川也不急着回答,他意味深长的对着大天狗勾起一个笑,然后将手中不知何时打开的折扇啪的一声合拢。

"难道不是来求一个拥抱。"

"自作多情。"大天狗这么回他,却也不见恼怒。他踱着步子缓缓的凑近荒川,继而跪坐在那人身前,"吾只是来看看究竟是哪个不懂风趣的蠢货闯了进来——"

他语带责怪的描述着,眼角的余光却忍不住的瞟向荒川遍布全身大小不一的伤口,"惹得那些个蝼蚁小怪们蠢蠢欲动。"

"是是,那么请问大天狗大人现在又是为何,"荒川笑着回他,手却不安分的环上大天狗劲瘦的腰肢。

身子一闪将那布满了血污与伤痕的手掌躲过,大天狗居高临下的瞥了荒川一眼,带着一丝得意,他抓过荒川还向渗着血珠的手腕笑着回道——

"兴之所至。"

纯白的妖力自大天狗指尖释放而出,他跨坐在荒川身上,将着那些个混乱的气流引导着一点点汇聚至荒川的伤处。

直到伤口开始慢慢的愈合,新长出的嫩肉勾着心尖都开始发痒,荒川才终于慢悠悠的睁开双眼。眼前的大天狗仍是低垂着头专心致志的盯着伤处,就连雨水顺着被打湿的发丝滑落脸庞都浑然不觉。

金色的发旋儿随着主人微微晃动的模样映入眼底,令荒川忍不住的想要一探大天狗此刻被掩盖着的模样,于是他伸出手去,用指尖挑起对方垂于额前的碎发,却不想被水珠缠上了指尖,弯弯绕绕的一路滑落了手腕。

他抬眸,却正巧撞上大天狗一双似笑非笑的眼。温暖湿润的触感从掌心漫延开,大天狗垂着眸,柔软的舌尖仔细的描绘过那水珠经过的每一处路线,此刻他半睁开的浅蓝色眸子中满溢着情欲,那颜色既像是被河水浸染过的,又透着碧空特有的澄澈。于摇晃之中和着浅浅洒落的斑驳树影映入荒川眼中,竟也教他被那副光景掠去了所有心神。而待到他回过神来,如雨般的吻早已不受控制的落上对方的眉眼。

完整车车走这里

借着假期的尾巴总算写完了!
是在雨中的荒天,是我流荒川和狗狗了,ooc请见谅

之后应该会慢慢填坑吧,我永远喜欢荒天

评论(3)
热度(27)